加入會員 |  會員登入 | 會員中心 | English Version

茶葉沖泡及品飲

你們的茶有沒有混進口茶啊?

返回列表

  最近食安問題相當嚴重,茶葉買賣也因為混茶疑雲多少受到影響,一些對我們不熟的客人也會問:「你們的茶有沒有混進口茶啊?」

  奕世茶林專賣台灣生產製造的茶,雖然也常受低價進口茶混充台灣茶破壞行情而困擾不已。但我們可以保證,自己茶園栽種的絕對不混進口茶、其他中低海拔茶品也只由熟識的台灣茶農供貨,加上我們種茶也製茶,對整個產業的生產成本聊若指掌,一些低到不可能的採購價格絕對要合理懷疑的。

  當然,進口茶問題沒那麼簡單,寫這篇真的是語重心長,請大家耐心看完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  越南是台灣進口茶葉的五大來源國之一,每年進口3千公噸的烏龍茶及近9千公噸的綠茶,而這些以綠茶名義進口的茶葉,又有一部分是為烏龍茶。根據2012年海關進出口貨物統計數字,接近3萬公噸的進口總量中,越南22165公噸、其餘還有來自中國、斯里蘭卡、印尼、印度的茶葉。(按:依照現行法規,台灣僅能從中國進口普洱茶) 但我們卻很少在賣場、茶行、電視購物台等通路,看到標示產地為越南的越南茶,那麼,這麼龐大數量的進口茶到底消失到哪裡去了?

  以當前法規來看,除了將進口茶製成茶包或茶飲料(產品物理性狀改變)後,可以將產地標示為台灣以外,任何販售的茶葉都必須明確標示其原產地。若是商品混合了台灣茶及越南茶,也應該標示其混合比例,沒有討價還價的空間。可是根據目前的法規規定,我們喝的各種茶葉飲料,包含手搖飲料、罐裝飲料或是各種餐飲通路所喝到已經調製好的茶飲,依法都可以標示為台灣茶。所以在各餐飲通路與飲料市場的進口茶,才能以台灣茶的名義合法販售。

  那麼,其他不是製成茶包或飲料的通路呢?

  有部分的進口茶業者宣稱依照衛生署的標準,在貨品加工製造的過程中,只要完成重要製程或附加價值率超過35%,就可以將加工者所在地標示為生產地。所以認為從國外進口的茶菁等,只要在台灣稍做加工,就可以稱為台灣茶。但2005年財政部與經濟部所頒布「大蒜等八項農產品之原產地認定基準」中,明訂茶葉必須以其收割或採集之國家或地區為其原產地。儘管如此,我們仍不曾在任何茶葉的販售點,看到產地標示為中國或越南的茶葉。

  台灣茶農生產每台斤茶葉所需負擔的成本,機採約需270元起,大部分的手採茶成本每台斤約在500至1200元,若再考量茶農收益,以及批發商、零售商的管銷成本,那麼到消費者手中的茶葉合理價格應該是多少?而進口的手採台式烏龍茶,依品種與品質差異,每台斤批發價格自200元起跳,品質優異者亦有千元以上的行情。再看看各大賣場、電視購物台、傳統市場、旅遊景點禮品店及街旁的茶行,標榜著「手採台灣高山茶3斤1000元」或是「大禹嶺(或梨山、杉林溪)茶3斤2000元,送1斤,再送您精美茶具組。」的貨色,依據上述的成本推測,這有可能是台灣本地生產的茶嗎?

  在境外生產的台式烏龍茶,不論資金、設備與技術都是由台灣輸出,成品的外型與台灣產的烏龍茶沒有差異,口味也與台灣茶相當,挾著低價的經營成本優勢,大量銷回台灣。因為價格低廉,口味也與台灣茶無顯著差異,一掛上台灣茶的招牌販售,本土茶農立即在這場競爭遊戲中敗退下來。農委會茶業改良場負責比賽茶評鑑的官員接受媒體訪問時也表示:「就連行家都不一定能辨識,何況是消費者!」

  除此之外,在越南、泰國、緬甸、中國等地種茶的台商挑選適合的環境種茶,在良好的管理下,產出品質不錯的茶菁原料。甚至以台灣茶名義參加台灣茶葉比賽,更進一步壓縮了本地茶的發展空間。

  但台灣茶就真的如此一敗塗地嗎?事實上,南投名間鄉同樣擁有低價優勢,大可藉由台灣本地生產,品質不輸手採的機採茶為訴求,與進口茶一決雌雄,搶占市場。只是名間、南投兩地的農會卻不知好好利用這樣的優勢大力行銷機採茶,真是錯失良機啊!

  至於網路盛傳的「落葉劑」說法:越南曾於越戰期間遭美軍噴灑落葉劑,有毒化學物質殘留於環境中,所以種植出的茶葉有毒而不能飲用。我們應反問:在國際貿易盛行的今日,中華民國政府立法核准自越南輸入茶葉,大可逐批檢驗,不合格者銷毀。如果在市場上的越南茶含有劇毒,我們是否應質問政府,在食品安檢上是否有嚴加控管?如此一來,才能確保我們喝到的茶包、茶飲,即使合法混用進口茶,仍安全無虞,是吧?

  更多烏龍茶知識:請見《烏龍茶的世界》